陈平   评论

杨培江,绘画就是暧昧的语言